门槛大幅降低 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开放千余项目
发布于:2015-09-23 13:26  浏览:

  日前,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联合公布了新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与2005年版许可目录相比,新版目录放开了上千项武器装备研制项目,社会单位可以自由参与,这使得国防建设参与门槛大幅降低。
  业内普遍认为,许可管理范围的大幅缩小对于推动军工开放、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意义重大。而根据年初工业和信息化部与国防科工局制定的相关计划,年内还将有更多军民融合政策红利释放。
  瘦身近三分之二
  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是实施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的重要依据。新版许可目录分为核武器与军用动力、军用航空器等11大类共755项,与2005年版许可目录的1988项相比,减少了近三分之二。
  国防科工局副局长徐占斌表示,修订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进一步减少许可项目数量,营造鼓励竞争的制度环境,既是依法行政的需要,也是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贯彻落实中央简政放权要求的一项重要创新举措。
  国防科工局军品配套与监管司司长王欣介绍,新版许可目录仅将对国家战略安全、社会公共安全、国家秘密安全有影响的武器装备,对武器装备战技指标、性能有重要影响的核心配套产品,以及难以依靠市场机制调节的专用配套产品列入许可管理范围。对武器装备作战性能影响不大的一般分系统和配套产品,不再列入许可管理范围。此外,武器装备专用原材料和机电设备的许可数量也有所缩减。
  具体来看,如舰船平台罗经导航系统及设备、水面舰船航行操作控制系统、气象雷达等都不再需要取得许可,社会单位可以直接参与。值得注意的是,普通军用车辆作为一个大类,整个取消许可,向社会力量全面放开。同时,航空、船舶领域的空调等制冷设备以及气象雷达等电子设备也首次解禁。
  新版目录除了取消部分武器装备一般分系统、配套产品的许可外,还进一步规范了许可专业的名称和层次划分,整合了许可专业的类别,将多个行业都涉及的许可条目列入通用专业领域。此外,考虑到近年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技术的发展现状和趋势,针对新技术、新产品的广泛应用,适当增加了部分许可条目。
  业内专家认为,许可管理范围的大幅缩小,对于推动军工开放,充分利用优质社会资源,加快吸纳优势民营企业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和维修领域,促进有序竞争,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我国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制度建设从1999年开始启动。原国防科工委分别于2000年、2002年、2005年发布了三版许可目录,此次修订是在2005版目录基础上进行的。据悉,我国首次发布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时,需要审批实行许可证管理的项目多达4000余项,此后每次目录修订都有大量项目削减。
  据悉,新版许可目录自9月1日起施行。目前,军工系统已内部下发至指定代表机构,供相关单位查询。目录近期也将在国防科工局官网向社会公开发布。
  更多红利可期
  实际上,修订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作为简政放权、推进军民融合的一项重要举措,早在今年4月国防科工局印发的《2015年国防科工局军民融合专项行动计划》中就已提出。而根据工信部与国防科工局制定的相关计划,未来还将有系列政策出台。
  根据工信部4月印发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2015专项行动实施方案》,《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十三五”规划》目前还在紧张编制中,年内《“民参军”技术与产品推荐目录》和《军用技术转民用推广目录》也将向社会公布。徐占斌也曾表示,接下来国防科工局还将推动军工科研院所分类改革和军工企业改组改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国防科技工业改革和投资建设。扩大军工企业外部协作,推进军品科研生产有序竞争,推动军工集团不断提高外部配套率和民口配套率。
  目前,一些军工集团和省份也在编制军民融合“十三五”发展规划,有望和国家有关规划衔接呼应,相互支撑牵引。随着系列政策落地,军民融合发展有望踏上新台阶。
  而从简政放权方面看,工信部副部长、国防科工局局长许达哲曾在8月国防科工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指出,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要着力疏通阻碍军民深度融合的堵点,缓解影响国防科技创新的痛点,消除军品市场监管的盲点,有效防控和杜绝腐败滋生的风险点,通过改革推动国防科技工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许达哲要求,今年下半年,国防科工局各部门要继续简政放权,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进行再梳理。要加强军工行业监督,研究国防科工局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推动一批规范行政、完善监管的法规性文件立法。苏州标识制作